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廉洁教育 > 警钟长鸣

落马女官员高速上被拦 叱问交警"我是市委书记"

发表时间: 2017-05-09 15:42:35    来源:     作者:     阅读: 0

      2015722,经河南省委批准,三门峡市市委书记杨树平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一个月后的827,三门峡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传达省委关于三门峡市委主要领导同志职务调整的决定,市长赵海燕转任市委书记。
   
曾经的搭档杨树平黯然落马,为赵海燕再进一步创造了机遇。她成为当时河南唯一的女市委书记,仕途前景看似坦荡。在就任市委书记的全市领导干部会议上,赵海燕以“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自勉。她还特别提到,要汲取教训,正风肃纪。
   
赵海燕的慷慨陈词,令某些三门峡的官员如坐针毡。这些人倒不是慑于赵海燕的“浩然正气”,而是知道杨树平与赵海燕积怨甚深。如今以胜利者自居的赵海燕,是否会借机展开一场清算?
   
仅仅一年之后,赵海燕也迎来了仕途终局。曾有媒体披露,2016715夜,京港澳高速上一辆轿车被警方拦下。平素高傲的赵海燕从车上走下,叱问交警:“干什么?我是市委书记。”“查的就是你!”一旁的河南省纪委工作人员答道,并随即将赵海燕带走。次日,赵海燕严重违纪接受调查的消息对外发布。
   
至此,杨树平与赵海燕这对昔日搭档以及前后任的市委书记双双落马。一名熟悉河南政情的人士告诉廉政
望记者,赵海燕在市长任上,就举报过市委书记杨树平,杨树平落马后,又对赵海燕紧咬不放。曾有人笑言:“他俩的矛盾太深,在外面化解不了,只好一起进去慢慢化解。”

 

“焦作留下的遗憾,在三门峡都补上。”

2011年到2015年,杨树平与赵海燕搭班子4年。两人仅用了几个月的磨合期,便宣告磨合失败,难以兼容。
杨树平与赵海燕,一个来自红色家庭,是烈士后代;一个出身书香门第。可惜的是,良好的家风,在各自身上都没能得到传承。
   
杨树平的爷爷杨进田是个充满传奇色彩的烈士,1939年入党,1942年被日寇杀害在济南。杨树平的爸爸杨振川不满14岁就被爷爷送到好友彭雪枫身边做保卫工作。从1939年到1987年,在部队和地方工作48年,最后在睢县人民法院离职休养。
   
杨树平的岳父周超也是一名“老革命”,1941年入党,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1983年从商丘地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任上离休。
   
杨树平对于自己红色后代的身份素来引以为傲。他长年担任河南省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历史研究会会长,在纪念抗战胜利等重要时间节点,他还会以研究会会长的身份接受采访,发表署名文章。
   
据当地人士介绍,杨树平的爷爷早年牺牲,父亲虽然资格老,却没有担任重要领导职务。杨树平的岳父,对其的帮助倒不小。杨树平与妻子结婚当年,便从一名乡长调任省委组织部工作。“杨树平的岳父是名很正直的干部,不会为子女的事专门打招呼。但许多老战友、老部下,还是会考虑到这层关系。”
   
在省委组织部工作10多年后,杨树平外放焦作,担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此后又历任焦作市委副书记、三门峡市长、三门峡市委书记。
   
赵海燕虽没有红色家庭背景,但父母都是教师,父亲退休前是县城重点中学的副校长,在当地受人尊重。赵海燕从小成绩很好,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进入河南省妇联工作。
1998
年后,赵海燕的仕途走上快车道。当年,她赴地方任职,2008年,赵海燕任焦作市委常委、副市长,2011年,任三门峡市市长,与时任市委书记杨树平搭班子。
   
巧合的是,杨树平到三门峡之前,也在焦作工作多年。搭班子之初,杨树平在大会上还客气地说:“在焦作,我与海燕同志失之交臂,遗憾得很。20083月,我从焦作调来三门峡任市长,几个月之后,海燕从新乡过来,进入焦作的班子。早就听说过这名女将的大名,却没能共事。”赵海燕随即附和:“焦作留下的遗憾,在三门峡都补上。”
可惜事与愿违,这对曾“失之交臂”的搭档,很快就成为对头。如果说焦作留下的是遗憾,三门峡岁月带给各自的,只能是无尽的悔恨。

 

书记、市长相互举报

2011年到2015年,杨树平与赵海燕搭班子4年。或许是性格使然,两人仅用了几个月的磨合期,便宣告磨合失败,难以兼容。
   
杨树平生于1957年,出任三门峡市委书记时已54岁,仕途上再进一步的可能性不大。生于1963年的赵海燕年富力强,又是女干部,企图心很大。另一方面,杨树平是文人性格,喜欢舞文弄墨,工作作风温和,赵海燕却以强势著称。在一起搭班子不久,赵海燕就表现出对杨树平的不尊重。
一名三门峡干部回忆,刚开始,杨树平在会上讲话,赵海燕会掏出本子记,后来,杨树平讲话,赵海燕往往坐着一动不动。到最后,有几次会议上,杨树平讲话,赵海燕竟掏出手机划个不停。
   
有媒体报道,赵海燕常和杨树平唱对台戏,杨树平提出城市西移北扩,赵海燕却说旧城改造;杨树平提出“四大一高”发展战略,赵海燕在会上一番解读,让这项战略与杨树平的初衷相去甚远。还有一些会议,赵海燕发表长篇大论,讲话时间比杨树平还长。按照规定,市长在媒体报道中的篇幅不能超过市委书记,但赵海燕讲得实在太多,媒体只能略去两人姓名,统一使用“会议指出”。
   
杨树平喜欢和媒体打交道,有时发表的言论还被外界视为矫情。杨树平曾说,自己当过民办教师、乡长、处长、市长,最难以忘怀的,还是当老师的时光。如果只能选择一个身份,我会选择老师。此言一出,不少人评论杨树平作秀过度。
赵海燕在一次教育工作会议上,脱稿随口而出:“教师了不起!你们都知道,杨书记宁可不当市委书记,也要当老师,来和你们抢饭碗。”赵海燕的这番调侃,引得台下大笑。
面对赵海燕的进攻,杨树平也没有一味退让。尤其在组织人事方面,赵海燕欣赏的干部,杨树平就是按住不提拔。多名三门峡干部告诉记者,因为人事调整方面的分歧,杨、赵二人曾在常委会上爆发过激烈争吵。
   
到了搭班子的后期,两人几乎水火不容,三门峡的班子团结问题,不仅在当地是公开的秘密,在河南官场也人尽皆知。一次新春会议上,杨树平说道:“我自认个性温和。那些跟我搞不好关系的人,恐怕还得从自身找原因。”原本喜庆的场合,因为杨树平的感慨顿时凝重起来。
    2015
年初,三门峡官场便流传出一种说法——书记、市长,必定会查一个!据介绍,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杨、赵二人矛盾激化,各自都向上级举报对方。
   
从两人落马后所浮出水面的一些线索来看,彼此都不干净,各自拥有政商资源甚至势力范围。与杨树平走得近的商人,主要来自开发区的工业企业,这些企业在批地、建厂以及税费优惠方面,得到了杨的帮助。赵海燕则与几名来自新乡老家的房地产商关系亲密,曾有举报者称,这几名新乡商人根本是赵海燕的“白手套”,赵在这些企业持有股份。当三门峡房地产市场遇冷,房企资金链紧张时,赵甚至挪用政府资金,借给上述企业。

 

卖官书记

20157月,杨树平落马,旋即,赵海燕接任市委书记。一名三门峡退休官员介绍,这样的局面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客观地说,杨树平的工作能力不如赵海燕,但吃相却比赵海燕好得多。赵海燕待人接物显得很高傲,杨树平却有亲民之称。哪怕是作秀,杨树平还会作一下,比如女儿结婚,真是没摆一桌酒席。赵海燕却讲究穿着打扮,经常穿戴名牌服饰。知道两人在斗,没料到赵海燕大获全胜。”
   
或许是“胜利”太过酣畅淋漓,让赵海燕忘乎所以。最终,更加出乎意料的事情出现——赵海燕接任市委书记不到一年即落马。
   
有关赵落马的原因,外界说法很多,有说是因为新乡、焦作的旧案,有说是因为她担任三门峡市长期间插手土地工程。一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赵的问题很多,但最直接的导火索,是她担任市委书记后卖官。“赵海燕的卖官,已经不能用贪腐来概括,更像是一种疯狂的报复。”
   
赵海燕担任市委书记不到一年,调整的处级干部近百人,三门峡下辖的6个县(市、区)一把手,就调整了5个。更有许多人事调整,让外界疑窦重重。一名县级市的市委书记,被调去三门峡职业技术学院任党委副书记,另一个县级市的市委书记被免职晾了起来,一名年轻的区长调往市人大常委会任调研室主任。
   
一名当地人士说,有些被贬的官员,几个月不去新单位报道,心里憋着火。
赵海燕不仅在官场有大动作,一些与杨树平关系亲密的企业,也被特别“关照”。杨树平曾承诺给某家企业技改资金扶持,赵海燕上台后立马卡住。
   
那些自认为遭到赵海燕打击报复,或是认为即将遭受打击的人,开始慢慢聚集。在反赵阵营中,不乏一些暂时保住了位置的官员。但在他们看来,按赵海燕这么整下去,迟早会轮到自己,与其束手就擒,不如奋起一搏。
   
赵海燕的贪腐行径早已有之,就在这轮人事调整中,她贬了许多人的官,空出了一大把位置,同时也把一些与自己有利益关系的人扶了上去,甚至是破格重用。所有这些,无疑被外人看在眼中。最终,一封有十余名处级官员签名的举报信,被寄往北京、郑州。还有一名被贬官员,一个月内三赴北京,声言不告倒赵海燕誓不罢休。另据消息人士介绍,已被纪委调查的杨树平,也持续不断地举报赵海燕。

所有的一切,在2016年的某个夏夜告一段落。那是一个周五的夜晚,忙碌了一周的赵海燕驱车从三门峡回老家新乡过周末。在黄河大桥边,她失去了自由。对于赵海燕,故乡已是一个遥远的地方!(摘自廉政瞭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