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廉洁教育 > 警钟长鸣

"都说国外是天堂,我却过着地狱般的生活"

发表时间: 2017-09-01 08:52:12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作者:     阅读: 0

“百名红通人员”第31号杨立虎是我国成功从西方国家劝返的第一人。原以为到了国外就自由了,但现实却远比他想象中残酷得多
  2015年8月21日,在党的政策感召、法律威慑及追逃压力下,涉嫌虚开巨额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外逃两年零三个月的“百名红通人员”第31号杨立虎选择了从加拿大回国投案。这是我国成功从西方国家劝返的第一人,也是安徽省首个追回的“百名红通人员”。
  飞机缓缓降落在合肥机场,杨立虎知道自己“回家”了,“下飞机后医生给我做了检查并给我服用了降压药,我感谢祖国和党、感谢人民接纳我。”那一刻,杨立虎有如漂泊浮萍般惶惶不安的心终于踏实下来。
  杨立虎, 1962年7月出生,198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部队退伍后,23岁的杨立虎被分配到阜阳地区药材站工作。凭借组织的重点培养和自身努力,杨立虎一步步走上两家大型药企负责人的管理岗位,被任命为安徽阜阳新特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和安徽瑞泰药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权力越来越大,杨立虎的贪欲也越来越强。为骗取税款,他授意或默许公司业务人员虚开或接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共2414张,合计金额约2.86亿元,并用于抵扣税款。2012年7月3日,杨立虎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阜阳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取保候审。
  2013年5月,为了逃脱法律的制裁,杨立虎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外逃加拿大。然而,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令他悔恨终生的选择。
  “这是我人生中一段噩梦。都说国外是天堂,我却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回想起两年零三个月的外逃生活,杨立虎悔恨交加。
  2015年4月,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启动“天网”行动,对外逃腐败分子进行全球通缉,杨立虎也成为“百名红通人员”中的一分子。“该案被列为安徽省重点挂牌督办案件后,省追逃办确定了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据安徽省追逃办李鸣介绍,专案组第一时间制定了“劝返”与“抓捕”同步进行的追逃方针,以追促劝,国内国外互动,集中一切资源予以重点突破。
  原以为到了国外就自由了,但现实却远比杨立虎想象中残酷得多,背负戴罪之身走到哪里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言语不通、有病不敢就医、不敢与国内亲人联络、时刻提心吊胆怕被警察抓住……他心脏不好,血压最高的时候达到180,但他不敢去看病,更不敢拿护照去找医生开处方药。“我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潜逃加拿大期间,杨立虎整日东躲西藏,内心备受挣扎和煎熬。
  “亲人挂念我,我更想他们。”为了躲避追捕,他不敢用电话与国内的亲人联系,甚至连父亲病逝也没能见到其最后一面。
  在加拿大逃亡期间,杨立虎经常阅读当地的中文报纸,上网看新闻,看电视,随时关注国内发生的新闻,尤其是关于境外追逃追赃的消息,这让他更加惶恐。
  国内追逃追赃的强大态势、专案组通过亲人苦口婆心的劝告,使杨立虎内心备受煎熬,再加之他身体上的病痛折磨,杨立虎夜夜辗转难眠。他想,当一个人整天被自己沉重的心理枷锁给锁住,被巨石给压住,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经过痛苦的挣扎,杨立虎终于下定了决心——回家!
  “我知道,追赃也好,追逃也好,都是长期任务,不会半途而废的,外逃人员总有那么一天不经意就会暴露的,很可能不是在街上被逮着了,就是自己把自己暴露了。”主动回国投案自首的杨立虎在忏悔书里说,“对出逃在外的那些人,我敢肯定地说,哪怕把曾经的不义之财成车成飞机地拉到国外,他可以在物质生活方面挥霍无度,但他的内心永远是挣扎不安的,永远是狰狞不堪的,他的感情生活永远是痛苦的!我想他们有一天也会像我一样迈出回国自首这一步。”2016年8月,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人民法院以杨立虎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杨立虎当庭表示不上诉。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杨立虎的归案再次向那些外逃的腐败分子敲响了警钟,国外绝不是想象中的“避罪天堂”,外逃亦不是逃避法律制裁的“救命稻草”。外逃腐败分子只有彻底抛开侥幸心理,选择回国投案、认罪服法才是自我救赎、重新做人的唯一正途。(李雪原 徐娇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