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廉洁教育 > 廉政广角

俄加强反腐制度保障 编制贪官名册

发表时间: 2018-02-02 10:08:43    来源:     作者:     阅读: 0

为加大反腐力度,俄罗斯从今年1月1日起编制腐败官员名册。因腐败问题被解职的联邦公务员将被列入统一名册、信息保留5年,供国家机关在招录人员时参考。
  分析人士认为,这是自《反腐败法》、高官财产申报制度、官员被要求放弃海外银行账户之后,俄罗斯再一次加强反腐制度保障。
  只是,近一两年来,俄罗斯政府高层人士腐败丑闻屡见不鲜,2016年约有380名官员因腐败被免职,去年上半年也有数百名官员因腐败下马。这批贪官中,最臭名昭著的当属前经济发展部长阿列克谢·瓦连京诺维奇·乌柳卡耶夫和前内务部经济安全和反贪总局燃料局副局长德米特里·扎哈尔琴科,前者曾被抓受贿现行,后者则被曝善于伪装清廉。
  腐败名册 制度保障
  俄官方法制信息网站报道,编辑腐败名册相关法案已由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去年底签署,从今年1月1日起生效。
  根据该法,俄罗斯今后将在国家公务员人事工作中引进国家信息系统,收录因腐败被解职的官员信息,可以公开查阅。如果相关腐败案件被法院撤销,或被列入名册的官员死亡,或信息收录时间超过5年,相关官员的信息可以从名册中删除。
  2017年前9个月,从俄联邦国家机关、联邦主体权力机关和地方自治机关中被解职的腐败官员为527人,同比增加46%。
  近些年,俄罗斯不断为反腐行动增强制度保障。2008年,俄罗斯通过《反腐败法》并成立反腐败委员会,由总统直接领导;2009年,时任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和当时出任总理的普京带头公开家庭财产状况。自此,高级官员申报财产成为惯例;2013年,俄罗斯要求官员放弃海外银行账户。同年,总统反腐局成立,旨在确保总统反腐政策的落实、监督反腐法律法规的执行、保障国家各反腐机关之间协调运作,为总统提供专业建议等。
  “钓鱼”行动 “老虎”现形
  前不久,俄罗斯一名“重磅级”贪官被定罪、量刑,此人是自2013年起出任经济发展部长的乌柳卡耶夫。
他的受贿劣迹败露于2016年底一场“钓鱼”行动。俄罗斯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当时向乌柳卡耶夫送了贿金,协助执法人员逮捕了这名官员。
  作为总统直接管辖的刑事案件侦查机关,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2016年11月15日凌晨宣布,逮捕乌柳卡耶夫,缘由是他前一天受贿200万美元(约合1287万元人民币)。这一执法机关随即对乌柳卡耶夫刑事立案。
  2016年11月14日,乌柳卡耶夫在俄石油公司办公室内收下由谢钦提供的200万美元。当晚,前者走出俄石油公司办公地并把贿金放入他的公车后备箱后,调查人员将其逮捕。普京随即以“失去信任”为由,宣布解除乌柳卡耶夫的部长职务,显示其大力反腐的决心。
按路透社的说法,乌柳卡耶夫是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逮捕的最高级别官员。
  检察官鲍里斯·涅波罗日尼说,乌柳卡耶夫2016年10月告诉谢钦,若俄石油公司想顺利收购巴什石油公司50%的股份,得给他好处费。如若不然,他将尽可能设阻。谢钦随后将乌柳卡耶夫的索贿意图告知俄联邦安全局。谢钦说,说服乌柳卡耶夫来他公司办公室是为了配合调查行动。
  乌柳卡耶夫自被捕后一直受拘押。法庭去年8月开始审理他的受贿案。
  去年12月15日,法官为这名前任部长级官员定罪、量刑。法官拉里莎·谢苗诺娃当庭宣布,“乌柳卡耶夫在履行公职时收受贿赂,罪名成立”。检方要求法院判处乌柳卡耶夫10年监禁,法院最后判处他服刑8年,同时缴纳罚金1.3亿卢布(约合1479万元人民币)。
  这名前部长认为法院判决“不公正”。不过,他曾在听证最后陈词时承认,自己掌权时构建了关系网、谋求仕途通达。
  一家贪腐 两面人生
  另一名因腐败问题而名声大噪的政府官员是前内务部经济安全和反贪总局燃料局副局长扎哈尔琴科。扎哈尔琴科之所以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一则是因为其受贿情节极其严重,二来是由于他善于伪装清廉。
得益于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和联邦侦查委员会的联合行动,扎哈尔琴科2016年9月被捕。只是,案件初步调查去年底刚结束,重要原因是涉案金额巨大,而且他的多名亲属牵扯其中。
联邦侦查委员会主席亚历山大·巴斯特雷金去年底证实,调查人员找到了扎哈尔琴科母亲的一个纸质记账本。扎哈尔琴科据查非法聚敛财富90亿卢布(约合10.2亿元人民币)。
  巴斯特雷金在接受《俄罗斯报》采访时表示:“确实有这么一个记账本……扎哈尔琴科的母亲在上面记录了收取现金的账目。”
  “如果仔细翻看记账本,就能发现扎哈尔琴科家人对受贿金额的态度。例如一笔60万欧元(约合472万元人民币)的钱款被标为‘零钱’。”巴斯特雷金说。
  扎哈尔琴科一直否认腐败罪名。但巴斯特雷金指出,扎哈尔琴科平时尽量保持低调,开一辆普通汽车,却将财产登记在其他人名下。调查人员曾在他姐姐的家中搜出巨额非法所得。
据消息人士透露,警方从扎哈尔琴科的办公室、汽车及其家人的两处住宅里没收了巨额财产,包括现金3.74亿卢布(约合4256万元人民币)、1.4亿美元(约合9亿元人民币)、200多万欧元(约合1573万元人民币),此外还有13套房子、14个车位、4辆进口豪车以及500克金条。
  官员腐败 国家损失
  近一两年,俄罗斯政府高层人士腐败丑闻屡见不鲜。2016年12月9日国际反腐败日当天,俄罗斯内务部私人安全局西北联邦区时任负责人尤里·季姆琴科因涉嫌索贿1亿卢布(约合1138万元人民币)被执法机关控制。
  俄媒报道,季姆琴科2014年起担任此职,职责之一正是反腐,而他却通过中间人多次向一家公司索贿,称经他“运作”后,该公司金额达16亿卢布(约合1.82亿元人民币)的账户可获解除冻结,公司偷漏税10亿卢布(约合1.14亿元人民币)的刑事案件也可被免予追究。
  2016年12月8日晚,代表季姆琴科的中间人在圣彼得堡一处地下车库收受了这家公司“预付款”5000万卢布(约合569万元人民币),剩余5000万卢布约定在事成后交付。俄联邦安全局在双方交易时将相关人员控制,随后逮捕了季姆琴科,并在其办公室搜出现金35万卢布(约合3.98万元人民币)。
  去年9月,俄罗斯国防部上校瓦库林因涉嫌受贿640万美元(约合4247万元人民币)被捕。媒体评述,这可能是俄国防部有记录以来最大的腐败案。
  媒体报道,40多岁的瓦库林在国防部部队伙食采购和管理部门分管炊事装备。他据信利用工作之便同多家设备供应商关系“熟络”,后者向瓦库林行贿,希望同国防部签订合同,供应野战炊具、蓄水池等设备。
  此前,俄联邦反垄断局发现,国防部同多家公司签订的11份合同存在“猫腻”,合同价款高达22亿卢布(约合2.5亿元人民币)。反垄断局随后调查发现,这些公司竟是同一家企业下设的多家子公司。此外,这些公司提供的设备质量低劣,造成经济损失2000万卢布(约合228.7万元人民币)。去年3月,联邦侦查委员会开始调查此案,顺藤摸瓜发现瓦库林的受贿行为。
  去年,俄罗斯两大执法机关的主管公开讲述了腐败给国家带来的损失。
  8月,俄罗斯总检察院执法监督与反腐败局局长亚历山大·鲁谢茨基在接受俄罗斯报纸网采访时说,腐败问题是官员丧失公众信任的主要原因,与腐败相关的犯罪给俄罗斯造成了巨大损失。仅近两年半以来,腐败带来的损失就高达1300亿卢布(约合162.5亿元人民币)。近10年来有8.6万名各级官员因腐败问题被行政处罚。
  俄联邦总检察长尤里·柴卡去年4月说,2016年俄罗斯因腐败犯罪所造成的损失超过780亿卢布(约合96亿元人民币)。